柯先生是大家公認的好好先生,事事幾乎來者不拒,有求必應。親朋好友都笑說電影”Yes Man”根本就是金凱瑞翻拍他的人生。

  每當朋友或同事們拜託柯先生事情時,他總是笑笑地說:「可!」所以,他也得到了「可」先生這個不知是好是壞的綽號。

  舉凡借錢、跑腿、任何工作上或雜務上的協助到代罪羔羊,任何的「幫忙」柯先生都幹盡了。雖然有時候別人會說他這樣子做,只會讓他獨自承受許多不必要的麻煩與委屈,但那些說出這番話的人,其實也在同時麻煩著柯先生,而且,在那些人的心裡,這也只是一種例行性的問候與常態語句,拿來與柯先生交際以及交易的語句。

  柯先生心裡是怎麼想的呢?柯先生也不像他的姓氏裡有「木」字旁,他雖然對這一切有點麻木,卻不是一塊木頭,當然面對事情有時候造成後果的嚴重性,難免心情上會有所起伏。但他認為,他可以承受的就盡量往身上攬,因為在他心底,他相信總有一切,他可以有所收成-投入在人情上的心血有朝一日是可以收成的,然而他這樣大手筆地投入,總有一天可以讓他滿載收成地平步青雲,畢竟,「你欠過我」。

  學生時代,他教了心儀的女生許多年的數學,也因為要提供那個女生最好的家教,自己在數學上下了許多苦功,相對地壓縮到其他科目的複習時間。大學放榜後,那女生的成績大幅超越柯先生外,竟然還被大學的學長追走了。對於這個結果,柯先生只是微笑地給予祝福,還自嘲因為幫那個女生準備家教,自己數學才變這麼好,她才是家教呢!雖然心裡難免有識錯人之感,但在自由戀愛與道德常理上來說,他實在是不敢將這句話透過他的嘴給說出來。

  畢業後,因為學歷沒有到耀眼的程度,他進入了一間中等企業上班。在公司裡,因為他的個性,同事總是麻煩著他-「有甚麼事情?來!給小柯去辦啦!」主管也覺得多留小柯在辦公室工作幾個小時無所謂,畢竟小柯攬了那麼多事情在身上,工時長一點也才合理。因為小柯常常超時工作,錯過了下班後同事們一起找樂子的精華時間,亦無心思花在其他的事物上。幾年後,同事們紛紛有了女友,成家的也成家了,然而,柯先生依舊是同事口耳相傳的「黃金單身漢」。

  因為柯先生務實的態度,在親友眼裡,算是個有固定收入,而且有擔當的男子,因此親友只要有財務上的困難,便向柯先生求助,柯先生也總是說:「可!經濟不景氣,工作難找的情況我是明白的……」雖然柯先生期待著親友可以少點借錢的頻率,並將錢連本帶點非金錢的利還給他,好比說請頓飯之類的,畢竟這年頭借錢不容易哪!但實際狀況卻是,親友覺得那點小錢無傷大雅,如果柯先生對自己人這番斤斤計較,豈不是嘴臉難看?仗著這點不成文的理法,親友們始終不太還錢,錢當然總是一去不回。

  雖然,柯先生始終相信這一切會有所回報,他常常在受到不平衡的感覺下產生憤怒,但他永遠都是用理性告訴自己:「生氣無濟於事,只會徒增麻煩。」所以他其實一直在預支自己的容忍度,只是他自己不知道罷了。

  他唯一的出口,就是在夜深時,獨自一人裸身抽菸,讓煙霧圍繞在他憔悴消瘦的軀體,給予他無形的擁抱與安慰,這是他從大學以來,被他深愛的人拋棄後所養成的一種自慰習慣。

  有一天,柯先生依舊在辦公室一人獨自加著無薪的班。最進,他感到非常不適,除了常態型的乾咳外,他總覺得每咳一次,卻伴隨了如同棒球棍重捅喉嚨的痛楚。「是該戒菸了。」他邊苦笑邊心想。

  後來他回家後,難得地為自己放了熱水,泡進了破舊的二手浴缸,他暈了過去,是房東登門催繳房租時發現無人應門,卻有熱氣冒出來,才進門而入發現倒臥在浴缸裡的柯先生。

  柯先生緊急送醫後,經由全身檢查,發現他得了肺癌,並已是末期。

  柯先生面對這一切,沒有情緒,也不方便也太多情緒,因為他不知道怎樣的表現,才是妥當的。

  他所期待的人生,似乎在很久以前就走了樣。那他的堅持,他對人性與人情的那一份相信與投入的堅持,究竟是什麼?如果他在有生之年無法得到收成與回音,那他這一生究竟是在做甚麼?想著想著,他感到一片暈眩,沉沉睡去。

  夢裡,他墜入了地獄,因為他是個虔誠的基督教徒,因此相信有地獄的存在,他知道自己就算傾盡了心血來盡了世間的善道,但也不可避免地他在日常生活中還是擁有色慾與貪欲種種,好比說他看到了與自己那得不到的愛人相似的女性,他總是想要從後面撲上,並盡情所能地蹂躪她,撕裂她的衣裳,好讓他感受到被深入的痛楚……這一切,在他的腦海裡,上演著千千萬萬遍。

  聖經:「當你在心中姦淫了那個女人,那你便是姦淫了她。」

  柯先生夢見了他在地獄裡受盡痛苦,他的四肢被綁起,手掌與腳掌被訂上了木架,似乎在和主基督致敬。燒紅的針穿刺了他腫脹的陰莖,鐵棍抵著他的太陽穴,不時敲打著他的腦門,好似在提醒他在生前的所做所為是多麼地愚昧、多麼地不值。那些曾拜託他事情的親朋好友皆化為半透明的靈魂,圍繞著他並微笑地看他受苦……

  柯先生慌忙從夢中驚醒,他十分渴望抽根菸,但他不行。

  他恢復冷靜,思考著這個夢的意義,他想起了人類的七大原罪……

但,若真有所謂的「七大原罪」,柯先生唯一可以拿來說嘴的,大概就只有他沒有犯下「憤怒」之罪吧!他始終偷偷自豪著,自己的憤怒總是受到理性一面倒地支配,但……

  ……

但,這又如何呢?

這問句一在柯先生腦海出現,立刻使他精神崩潰。

原來,他始終都是要面對天譴的阿!他為了不必要的顧慮,錯過了多少現世的享受與歡愉而始終活在自己給自己造成的巨大陰影下,最後還要孤身面對死亡……他不甘心!他不甘心!憤怒的眼淚模糊了他的眼眶,他將埋在他身上的管線一併拉落,穿起他的衣服,走出了醫院……

柯先生的步伐顯得空洞無力,他走到了他從來不敢久進的私娼寮,選了貌似他愛人的雞,變和她做起了交易。

當那雞吸吮了他的陰莖,他感到腫脹的灼熱從他的每一個毛孔竄出並獲得紓解,他下意識地擺動下半身,漸漸加速到衝刺……

「噢……對……婊子……就是這樣!你這她媽的狗娘屄裡蹦出來的婊子……」

那雞被捅得眼淚鼻水齊流,憤恨地收了口,抬頭瞪著柯先生,眼中充滿委屈與憤怒。

「哈!妳現在可知道妳當年所給我受的該死的對待了吧!幹妳媽的!」柯先生說完,便把那雞推向了床,那雞的頭狠狠撞到了床頭櫃,痛得只能嗚咽微嚎。

柯先生從後面撲上,好像很熟練似的一把拉起了她的長髮,便從後面挺進,沒有多餘的潤滑,那過程顯得乾燥難使與粗糙,摩擦在龜頭的痛楚更讓柯先生覺得刺激有快感。那雞疼得失禁,柯先生只是趁勢加大力道與增強速度,插入的每一下都好像灌注了前所未有的力量,那雞感受到了前所未有的撕裂般的痛苦,抓緊枕頭大聲嚎叫,卻無法掙脫,只能無力地亂揮著四肢……

「幹妳媽的別亂動,天殺的!」柯先生感受到他身體前的女人無法由他完全支配,感到非常不快,便拉起她的頭髮猛扯,「啪!」地一聲,那雞的頭皮連帶頭髮被扯落,頭上馬上滲出一塊鮮紅,啪答答地潔白的床單馬上映出幾滴鮮紅。

「噢噢噢……真是爽阿……」

「停阿……停阿!求求你!我好痛阿!」那雞聲淚俱下地懇求著。

「吼噢噢噢噢……」柯先生毫不顧慮那雞的反應,如果他的老二是把利刃,那他今天非用這把利刃殺死這隻該死的雞!他儼然把這隻雞當成了當年背叛他的愛人,然後他要她死!他很清楚,他是痛恨這個婊子的,從他確定失去她的那天,他恨不得有機會可以好好霸占她、蹂躪她,好讓他付出讓他人生走偏的代價!

柯先生再度感到一陣腫脹。

「噢!要射了要射了!給妳……我會給妳很多……妳要的愛!這是我要給妳的……不要拒絕阿……不准拒絕阿!」伴隨著柯先生的長嘯,他達到了前所未有的高潮,一陣熱意傾洩而出……

就在此時,那雞的腹部竟然像炸彈一樣炸裂了!鮮血濺髒了牆壁,腸子與內臟等等掛滿了四周,也沾髒了柯先生的身體,排泄物的味道與血腥味頓時滿溢了房間。

「哈哈哈哈哈!妳這天殺的女人,說妳有多純潔?不給我上,結果妳也只是一隻滿腹濃糞的孬蟲!我幹妳媽的,幹妳天殺的媽的!」柯先生崩潰地邊吼邊掐著那雞的乳房,把它們揉到了變型,他才覺得他慾望的宣洩有了一個段落。

柯先生穿回衣服後,走到了街上,看到了一家氣派的餐館,他打算到那光顧。

一進店裡坐定,他覺得鮮血味讓他胃口大開,看著菜單,他點了許多樣頂級的排餐,那些食物的份量在一般人眼中是難以一個人吃完的,然而柯先生竟然全部都食用完了。當食物塞滿了胃,他感覺到一股不適的快意,很久沒吃那麼飽了,也很久沒吃到那麼多肉、吃得那麼好了,但吃這麼脹,總讓他覺得非常地空虛,因為食物的美味總在舌間伴隨著吞嚥稍縱即逝,舌尖味道的快感還沒有完全滿足,胃卻已經被食物快速填滿,這,使柯先生無比憤怒!

當柯先生起身付錢時,他也痛恨自己的笨重,他覺得異常難堪,凝望著四周,周圍的人因為柯先生吃了好幾人份的排餐而對他投以注目禮,然而在柯先生眼中,那些人似乎正在嗅著他身上殘留的血腥味與屎尿味,他覺得非常憤怒!

「這群無知又無禮的猴群!」他緊咬著牙門,去結帳付錢。當收銀台的螢幕出現了四位數時,柯先生終於按耐不住,「磅!」地一聲便往收銀人員揮了一記拳頭,那人應聲倒地,然而沒有人阻止柯先生,也沒人報警,就這樣任由柯先生緩緩步出了餐廳。

柯先生再度回到了街上,在經歷了激烈地造愛與毫無節制地暴食後,他覺得非常疲累與笨重,招了一輛計程車,便決定往公司去。

一路上,計程車司機自以為熱烈地跟柯先生討論著時勢,敏感的政治話題讓柯先生感到不適與無禮,好像天下的一切就由眼前這位無知又愚昧,地位又下賤的計程車司機來安排就好了。柯先生面無表情,只待到了目的地,司機開心地對柯先生說他很感激有他可以傾吐的客人,想要給他特別打折時,柯先生拿出了固定放在口袋裡的原子筆,使盡全力地插進了那個計程車司機的腦門,那司機翻了白眼,立即倒向窗戶的一邊,在死前,他仍不知自己有任何不妥。

柯先生感到一陣熟悉的暢快,但他還想要體會更多!他想要給所有人來個驚喜與慘痛的反饋!一進公司,他看到公司的同事們與上司竟然都在!最可惡的是,他看到了告示,他們竟然在那個死寂的辦公室辦了新進員工的迎新餐會!「是的……那些新進員工想必是進來公司取代我的!」柯先生如此想,然後,他看到了自己的座位被清空,他又更加確定了,那群該死的菜鳥趁著他危難時還侵占他的職位!

他無聲無息地踏入了辦公室,悄悄拿了躺放在桌上鋒利的切肉刀,緩緩走進人群……

終於,有人發現柯先生的到場,驚訝地招引大家:「咦?柯先生!您怎麼會在這裡?」小林攬著身材姣好的女友的纖腰制式化地問。「對耶!是柯先生啊!」「您不是在醫院嗎?」「您身體還好嗎?」「最近有需要幫忙嗎?」問候聲此起彼落,一齊貫進了柯先生的耳朵,這些語句在他眼裡,由以前的他來看或許是溫暖的關心,但現在這些字句對他來說,真是天殺地無比噁心,他覺得他在這世上已經找不到比這些話還要更空洞、更假的謊言了!

「喲……敬我們的……柯先生!我們都知道他為我們做了很多事,現在還專程來看我們,他是我們驕傲的抗癌鬥士!」

講這句話的,正是壓迫著柯先生多年的他的上司,他看著他的上司,那癡肥的嘴臉,嘴角還沾著肉類的油汁,他竟敢講出這種話!在這世上最沒資格講出那句話的便是他那該死的上司!他怎麼敢?他打哪來的膽?

等他上司說完,柯先生顫抖的幅度越來越大,終於……

「你說謊!畜牲!你他媽的說謊!」

柯先生亮出了切肉刀,衝向了他的上司,刺進了他的肚腩。他的上司驚叫一聲,柯先生更憤而將刀子刺得更深入,甚至還往橫劃,上司的腸子垂落到了地上,一陣噁心的感覺震懾了在場所有的人。

尖叫、奔跑、哭喊……所有一切的亂象就在這小小的辦公室裡發生。惡魔路西法曾說:「人間就是地獄的另一個形式。」那麼,此時柯先生所在的這個辦公室,便是人間地獄中的煉獄了。

「看我殺死你的屌逼你這受詛咒的王八!」

「阿……停手阿!」

「我很好使嗎!我很好欺負嗎!你他媽當我你的奴隸嗎?」

「救命!柯先生!我不敢了!」

「死吧!通通死吧!你們下地獄後我才會跟著去!」

轉眼間,牆壁新漆了鮮紅,血腥味四溢,與所有人的飽受恐懼所留下的淚水,以及受到驚嚇與屠殺失禁所排泄出的屎尿混合,呈現了一種奇異的氣味,柯先生深吸了一口,夠了。

地獄已到,他也已經準備好接受了審判。

他亦不再憤怒。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404 not found 的頭像
404 not found

Pure Chen's

404 not found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吳小白
  • 期待你下一篇的文章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