題蠻靠北的,這是我稍早在看批踢踢飄版被感染到的一個用法。短短的幾行字所敘述的飄文,卻因為某個鄉民跟原po戰說:「淨化就淨化,甚麼叫做『稍微做一個淨化的動作?』根本冗言贅字!」然後就這樣戰到被推爆,想必很多人一定配著爆米花邊看吧?不過我是吃著滷味看就是了。

  我們都在學著怎樣講話阿,但講甚麼話別人總是有辦法有意見,我想,他也在學習如何講話吧,恩,沒有任何冒犯。

  所以如標題,我也稍微做了一些淨化的工作,我不再像以前那樣,把我的所有事情都公諸於世,好像企圖證明我存在一樣(而且還死命要那個存在感很強烈。)對,我是曾經這樣想沒錯,我的臉書的興趣那欄,我竟然坦白到連「手淫」都放上去了,而且還顯示單身,實在是有夠可悲的。還好剛剛摘掉了,要不然我不知道有些長輩看到會怎麼想,尤其是我家教學生的母親,她會讓我的手去碰她女兒的手嗎?

  好吧,雖然性愛這件事應該除罪化,但短時間內應該是不可能實行的,畢竟性愛這個範疇有年齡限制是絕對必要,所以不免讓它顯得有些罪惡,以把它放在高處避免兒童誤食。

  很多事情都有它的道理,包含一些限制或積非成是,好比抽菸,因為傷身,還有街頭小混混乃至大哥毒蟲或許都有根吸菸有重疊到關係,因此抽菸也跟罪惡畫上等號。但如果今天社會上的中流砥柱,從郭台銘乃至蔡英文或是比爾蓋茲都在抽菸,我想也一堆人會一起享受。恩,我講太多了。

  

  人的思想是很有感染力的,也能說它是一種變相的疾病,當患了這病且病得不輕時,或許就惡化為迷思、偏見或是歧視。發作時,會對身邊的人乃至陌生人造成不小的困擾或傷害,原因是因為病人沒有獨立思考、辨別是非的能力,或是沒有雅量,為反對而反對,抑或是因為生活不順遂(也許其中有苦衷,不過多半是因為能力不足。)所造成的。所以一個健康、有獨立思考能力,又具有雅量的人,遇見了有偏見、歧視,充滿攻擊性的病人,雖然視覺或聽覺感官上不免受到強暴,但還是會很有風度的處理,比如說效仿蘇格拉底所說:「老朋友,你連這個道理都不懂嗎?難道說,一匹驢子踢了你一腳,你也要還牠一腳嗎?」 般地幽默地一笑置之(幹我覺得引用這段話有點爛。)或是有誠意地講講自己的道理,如果真的不行,也只能真的把病人跟驢子一樣比照辦理,不過說真的,我還覺得驢子比較不廢,在某些情況下,比人類有生產力多了。

 

  真是的,我怎麼講到這邊來了?或許是因為我有些不滿有人在我談抽菸的那篇文章留言說:「嗑藥算了,反正吸毒跟嗑藥沒甚麼兩樣。」

  噢,隨便啦,雖然我有點不爽,畢竟我的心眼跟屁眼一樣小,我才會在這邊花了一些時間寫這篇章,還有在批踢踢幹版不具名(Because you are a "nobody".)地罵了您一小下,以及跟我的朋友們講我的網誌有人賞光,然後我有阻止我的朋友說你沒文化、沒雅量、沒禮貌,只敢用鍵盤在那邊戰,我有阻止他們不要說您壞話噢!

  雖然您戰的點薄弱又不太有邏輯,不過我還是感激您花了時間看完,不管你是不是沒有仔細閱讀完我的文章就留言叫我去吸毒,或是其實您已經讀完了,卻找不到點(或是其實有太多點了?)就直接留那些任誰都會感到冒犯的句子,我還是很高興,如果您看到這邊我就更高興了。

  稍微做一個淨化的動作,讓我來洗滌一下好戰的心,我們能以平靜的心情面對,而不是自恃網路不具名就等於免責的心態來掏出一些冒犯性的句子。

創作者介紹

Pure Chen's

404 not found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